当务之急是找到关键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要找到问题的关键,如果我们在关键的问题关键的领域关键的环节上找不到关键,那么我们也找不到关键的问题。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风啊,他们都疯了


我为自己的死亡,提早构思好了结局。其中最满意的一个,就是在三十岁以前,跳楼而死:三十岁以前,由于年龄还没来得及勾到中年的影子,因而还可以勉强沾点少年人的意气风发,说话猩红滚热,敢要与现实对峙,视理想如窄门。苦苦追求着一场太阳的焚烧,或者憧憬高高在上的月亮,看它弯弯地放射出煌煌的冷光。在这个年龄前死掉,就像是邱妙津,像是外外、许立志和胡迁,被冠上英年早逝,而这个词的背后,已经隐含了大众对他们的承认和惋惜。

就像是星芽,死去的星芽,朋友的朋友,因为登山遇难,那么多曾经无名的作品一下子出现在公众视野。那段时间,朋友圈里,我经常会刷到一些业内小有名气的诗人,不断地以星芽朋友这个名号出现。她的朋友,让...

无题(三)

黑的是马,黑的是铁,黑的是油亮

人脸,在波纹的矩形框里,恭敬

三拜九叩,一下又一下刻钝幻象,演绎

裹脚的紧张。讲解语和电磁波,

光辉里诠释一种伟大定义,他们

在一圈一圈的荡漾里,触及神经,耳蜗鼓掌

表情在年轮的漩涡里,丰满成梯田的形状。

被记忆的,无非是共同的:“进步

再创征程,和辉煌”,无非是霓虹,太平里

一场天国的造梦。稽首再拜,疫难里新生的

人造太阳啊,当青色谥号被涂抹成集体的膝跳反射

你必隐喻了:一个君王,自古旧的东方再起。

碎裂的狗和祭祀的羊群,大风里

化作一阵渺茫的青烟。歌女曾唱过的那些:

后庭花、还有昨日隔江的盛世,都

散落了,若无的海浪。凝聚成

无数雕刻、昨天的遗梦,关于集体。

古国的遗址,在今天,高楼林立

似曾相识的风吹过,气味里仍是那些:

杀虫剂、工业污秽、塑料士兵和磷

共同吞吐了,一个公共的伟大声音。

我仍在追逐一场太阳的焚烧.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