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了某位抄袭我大半年的读者朋友。本来想的很好,委婉一点交涉,尽量维护对方的自尊心……如果我得到了应有的道歉,对方也认识到错误,那么私下结束也并无不可。但我没想到,对方道德绑架偷换概念玩得是炉火纯青,不仅不以为耻,甚至反咬一口,颠倒黑白。

讲个笑话,对方的原话:“调色盘这种网暴手段”。

我很迷惑,维权方式什么时候变成了网暴手段,这是中国哪个地方的法律?如果有哪位老师知晓,请一定要为我科普一下,毕竟我只是个法盲。法盲到知法犯法,远在日本学习的法律系的恋人都没来得及阻拦,朋友圈的律师也没来得及同意,不咨询其他人,就草率采用了下作的手段。


[雲朵与眼睛]

懒惰发作的摸鱼半成品

梦,在每一个夜晚

光合作用着恍惚。

潜意识做成的夹心面包

主导睡眠,驶过时间。


我猜,每当这时

都有垃圾桶吞吐着烟雾,

收购万年历、万年历上的数字,和

不断被吞吃的日期。

似乎后面有一张大口,贪婪无度。


2022阅读书目汇总

共记:145本

个人书单,仅供参考


小说/杂文/散文

露西亚·伯林:《清洁女工手记》

亨利·米勒:《北回归线》《南回归线》

凯鲁亚克:《在路上》《梦之书》《地下人·皮克》《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

尼尔·盖曼:《烟与镜》

鲁迅:《故事新编》《野草》

闻一多:《红烛》《死水》《闻一多精选集》《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

金原瞳:《裂舌》

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雷蒙·格勒:《风格练习》

劳伦斯·安东尼:《象语者》

杨本芬:《秋园》

魏思孝:《都是人民群众》

菲利普·...

我是无能为力的衰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