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原来我们一无所有.

cp:铁虫


我是说朋友,你看这四周,除了荒骸,除了死寂的沉默,还剩下什么呢——见鬼,老兄,你究竟要找什么东西。出租车司机把车停下,在一处荒郊野外,然后不耐烦地对眼前的男人,或者说青年开口。愁苦的红棕色面颊上全是晒伤后留下来的斑点,眼睛耷拉着,一支劣质香烟被他夹在两指中间,飘散出来一种同样劣质的铅灰色烟雾。青年没有说话,焦糖色的眼睛在树木疯长的绿意周围浪荡着,然后他一下子像是被卸掉了力气般顿住。

见鬼。他喃喃着。真是见鬼。

两三天前他还似乎和正常大学生一样,享受着自己的校园生活。日常中充满了图书馆、派对和男男女女的嬉笑声。他摄入二甲氧甲苯丙胺、大麻烟还有笨海拉明,但从来都没有过量,有些...

阿闻,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什么?

因我们不够老朽也不够幼稚,年青的活气

居于中央,变成一个上下摇晃的招财猫摆件

装饰品般林立,来不及说话。

也许社会需要的是沉默的劳工,我

和你都是它叛乱的孩子,没有信仰

也不戴伪装。所以我们赤裸裸的袒露

在大庭广众之下,为某种本不应存在的

为错误而羞耻,欲盖弥彰地用叶片

遮盖眼睛。然后等待一个声音的宣判

死亡或者什么其他的恩泽。


阿闻,我不懂

为什么我们要学习服从,学习

捉耗子和相互揭发,为什么我们把刀刃

指向别人,要他们同样地痛呢?

我不想长大,阿闻。

我只想做一只乖乖的小狗。

2022.6.7   ...

阿闻,你是何苦在一座孤坟

沉默,你背对着不说话,好像干瘪的

谷穗或者枯塘,再也汲不出

一捧月亮、一滴水和其他。

社会是白色、黑色或者什么,你

曾经那样憧憬过,然后你流淌进了它的

消化道,窒息着死亡

爱与痛苦叠加成无数形状。

你沉默,沉默是金具备某种象征性力量,

阿闻,社会让你快乐吗?

我看到了一粒晶莹,在眼泪里

干涸了所有时间。

2022.6.5  17:40  周日

过生日在日常赶稿的俺👉👈

好痛苦……

[铁虫/团团似明月]爹地的乌托邦

白罐/小虫   


他说。欢迎来到乌托邦。

男人说起这句话的时候,棕色的眼睛亮晶晶,似乎很满足,呈现出细碎疲态的神色也似乎一下子变得精神起来。是的,男人是真情实意地认为,这里是他的,或者说是他们的乌托邦。一处废墟上的乐土,奇迹的伊甸园。紧接着,他顿了顿,眼睛从上到下扫视了一圈,又再度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大男孩。这个年龄似乎很小的半大孩子,脸颊上似乎还带有未散去的稚嫩,带点奶乎乎的感觉,深棕色的眼睛带点黑润润,说话尾音清脆,有点像是末日尚且没有降临前的小狗狗,好乖乖一只,抬抬爪子,晃晃尾巴,毛茸茸地一团,抱在怀暖烘烘一个,滚热滚热。像是一团并不灼热的火。...

我是无能为力的衰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