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裂的狗和祭祀的羊群,大风里

化作一阵渺茫的青烟。歌女曾唱过的那些:

后庭花、还有昨日隔江的盛世,都

散落了,若无的海浪。凝聚成

无数雕刻、昨天的遗梦,关于集体。

古国的遗址,在今天,高楼林立

似曾相识的风吹过,气味里仍是那些:

杀虫剂、工业污秽、塑料士兵和磷

共同吞吐了,一个公共的伟大声音。

评论
热度(2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我是无能为力的衰竭.

©  | Powered by LOFTER